您当前位置:首页 > 火山文化
火山文化

【火山图腾】海南琼北火山:被覆盖着的神奇从远古走来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09-10-26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赵红  下一篇

      地表植物根系穿透洞壁顽强攀援

      一种理论学说认为,地球的生命最早起源于火山。

      的确,火山的力量是伟大的,轰轰烈烈,让人类无法抗拒。

      人类在迁徙繁衍中从未走出火山的影子,但我们却对它知之甚少。

      海南琼北火山,从远古走来,枕着新世纪的钟声熟睡着。它们是真正的世纪老人,也许当中有的永远不会醒来,也许有的会在将来某一天睁开眼睛。但这不会影响人们对它的欣赏和认知。

      也许,海南的100多座火山再也没有醒来的那一刻,但科学家探究它的脚步不会停止,因为在地球上,还有众多醒着的火山。

      这些熟睡的或者已经仙逝的地质老人,留给我们太多的宝贵财富,土壤、植被、水、火山石,包括它们的身躯火山锥。它们还给人类留下了更重要的精神产品,那就是力量和顽强,那是一种不屈不挠的石头精神。

      海南已成为旅游大省,但包括海口在内的琼北地区,目前还基本是个旅游通道,被认为既缺少旅游资源又缺少拳头产品,地位是尴尬的,现状是无奈的。但当你真正深入地走进琼北火山,不但会被它的神奇所震慑,还会为它的丰厚所振奋。它的潜在价值不会比东部和南部碧海白沙逊色!值此海南海口石山火山群国家地质公园被批准授牌之际,我们试图全方位地展示琼北地区的火山资源,目的是为了提醒政府和社会各界正确地认识它,下大力气保护它,在科学规划的基础上有效开发利用它。相信它一定会在振兴琼北旅游和综合开发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题记


      透视火山——来自远古的火山故事

      公元2004年3月16日下午,海南岛西部洋浦港至峨蔓湾之间,有一块高近6米、直径约2米的石头矗立海边,人们叫它黑神头。

      正值大退潮。黑漆漆的神头,如一只竖挺的大拇指。

      这是一处约晚更新世中期喷发的海蚀火山遗迹。科学的说法叫海蚀火山颈,为火山锥体的一部分,常出露于火山锥中心。

      焦炭般的质地,纵横交错的裂痕,顶部由火山石和火山渣堆积,下部为玄武岩构造。柱上3个数米高的三层海蚀穴格外显眼。

      高达8000℃的火山熔岩流骤然在此与海水相遇,我们无法想像那是怎样一幅“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画面。

      《宁古塔记略》中描述:“烟火冲天,其声如雷,昼夜不绝,声闻五六十里,其飞出者皆黑石硫磺之类,经年不断……热气逼人30余里”。这是公元1719年至1721年,我国东北五大连池火山猛烈喷发的情景。

      海南的史书上,还不曾有过火山爆发景象的记载,但从这一情景中,我们不难想像远古时海南岛火山喷发的壮观景象。

      那是一个无法用几年或几百年来计数的世纪,地质学家称之为新生代(距今6500万年-1万年)。一股岩浆突破地壳封锁,在海南岛某处冲出地面。

      是时,烈焰飞天,大地颤动,山呼海啸,烟云蔽日。或伴着雷电交加,暴雨倾盆而下;或在一阵猛烈爆发之后,熔岩从火山口里滚滚流出,似一条条火龙在大地上奔腾;或是熔岩特别黏稠,堵塞在喷发的通道里,因不易冲出,便在地下越聚越多,产生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最终冲开出路,把堵塞物炸成碎屑,飞上云霄。

      猛烈爆发过去之后,熔岩慢慢停止流出,大地恢复平静。就在不远处,仍有不少火山余波未平,继续着新的火山故事。


     

      洞中蝙蝠一片森然;火山伴随岛屿诞生

      现在绿茵如盖的海南岛,其实很大一部分地区曾经是火山频发、熔岩流淌、寸草不生的所在。

      一种学说认为,6500万年前,海南岛还是一个与大陆相连的陆地,属华南古陆向南延伸的一部分。新生代以来,由于构造运动,产生雷琼坳陷。随后,海水侵入形成古琼州海峡,海南岛与大陆分离。伴随雷琼坳陷产生和海峡形成,火山不断喷发,并造陆形成雷州半岛和现在的海南岛北部大部分地区。

      另一种说法则认为,很久很久以前,海南岛与大陆相连。后来海南岛北部和雷州半岛以及现在的琼州海峡(统称雷琼地区)发生大规模的火山喷发,地壳深部熔岩不断喷出地表,持续数百万年。约在五十万年前,雷琼地区发生断裂沉陷,随后海水侵入便形成如今的琼州海峡和海南岛。

      两种学说虽略有相左,但海南岛早期与大陆相连,并在分开过程中伴有火山喷发却是共识。

      新生代第三纪始新世的某年某月某日,在今海南岛北部,第一股岩浆挣脱地壳束缚,冲开了一条通往地表的通道。在以后的漫长岁月里,熔岩相继从100多个火口喷涌而出,在数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留下了100多座火山口,以及大面积的火山玄武岩。岩浆肆意地流淌着,在流淌中慢慢冷却,在冷却中渐渐停滞,最后形成熔岩被、绳状熔岩、壳状熔岩、渣状熔岩等多姿多彩的岩石。

      在以后的数百万年中,100多座分布在海南岛北部和西部的火山经历了初发期和高潮期。终于在大约距今10000年到7000年间,最后一批旺盛喷发的火山群———海口石山火山群完成了它们的能量释放,进入了休眠期。

      时光荏苒。如今,当我们站在海口马鞍岭火山口浓密的树荫下感受火山气息时,只能从想像中寻找当年熔岩滚滚、烟云遮日的景象。周边百年古榕树群、野荔枝树林,和母生、花梨、乌墨、乌榄、狗棕等热带原始珍稀树木,留给我们最多的是青葱的绿色、怡人的清凉和老树的馨香。熔岩已化做红色的美丽山石,在我们脚下平整地延伸上山顶,那么洁净,那么爽目。

      与海口石山火山群一带不同,海南岛西部较早期喷发的火山,依然固守着喷发后的状态,顽强地抵御着绿色的覆盖。每当夕阳西下,儋州市洋浦开发区至临高县的数十公里海岸上,那一片片曾经是火与水交融的世界,半风化的火山岩怒烧着,火红火红,与澎湃的海水交相辉映,蔚为壮观。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熔岩四千平方公里

      有关统计显示,世界上现有火山2500多座,其中约2000座已经死亡,即人类有史以来它们从来没有喷发过;大约有500座火山依然还“活”着,但当中大部分处于“休眠”状态。

      海南岛北部地区有火山100余座,其中规模较大者86座,它们分布于海口(琼山)、文昌、琼海、定安、澄迈、临高、儋州等7个市县以及洋浦经济开发区,熔岩覆盖面积达4000余平方公里。海南火山虽因单体规模较小而未一一进入世界2500座火山之列,但与雷州半岛的火山作为一个整体(雷琼火山),则在世界火山分布图中占有一席标志。

      地质学家考证,这100多座火山在第三纪、第四纪地质年代中,共计喷发了10期共59回次,使琼北地区成为我国新生代以来火山活动最强烈、最频繁、持续时间最长的地区之一。其中喷发年代最新的海口石山火山群还与吉林的长白山、黑龙江的五大连池以及云南的腾冲同为我国四个最著名的休眠火山群。

      如今,在海南岛最北部的海口石山地区清晰可见马鞍岭-雷虎岭火山群,在西北部的儋州、临高、澄迈,可以见到峨蔓岭火山群、高山岭火山群、玄武岩断层瀑布区;在东北部的文昌、琼海,可见蓬莱岭火山宝石开采区和玄武岩柱状节理等火山遗迹。

      此外,海南岛南部的三亚以及中部五指山区还有10余座中生代火山(距今2.46亿年-1.43亿年),因地质年代久远,这10余座火山包括它的副产品已然风化成土。


      触摸火山

      海南岛西部的火山苍凉、雄浑,覆盖整个山头的集块玄武岩,铺满数十公里海岸的质密玄武岩,极具火山地质特征。还有散落在路边触手可及的大小玄武岩石块和层状的抬升悬崖,无不在告诉我们,他们是火山的作品。

      海南岛北部的火山则隽永、温情,虽喷发年代较新,但因深藏林中,很难让人看到它的全貌。即便如此,只要深入其村落,那玄武岩质的石屋、石墙、石具、石物,也无不在活生生地告诉人们,这里是火山区,主人是火山人。

      踏上海南岛西部和北部的土地,我们随时随地可以触摸到火山的质感。

      火山遗痕交相辉映;走近全新世火山

      乘船经琼州海峡往海口,天晴时便可望见位于海口市的马鞍岭火山。从海口市中心,驱车南行约15公里,便来到这个距今l万年以来仍有过2次喷发的马鞍岭火山脚下。

      马鞍岭高222.2米,是海口地区最高点,也是整个琼北地区喷发年代最新的一座火山。

      登临山顶,远处的海口市和琼州海峡尽收眼底。脚下便是一内径约100余米、深约70米的火山口。顺石阶蜿蜒而下,火口底、火口内坡、火口垣等地貌沿途可见。大量蕨类植物附着在内坡上,层层垂下绿色叶片。火口底部则是热带灌木丛生。 

      此为一处多重火山,我们的所在是南锥风炉岭,距它约500米处的北锥包子岭与之相连,两岭远观形似马鞍,马鞍岭由此得名。风炉岭南麓还有一对寄生火山口,因状如一副眼镜而名眼镜岭。地质专家告诉我们:当火山活动经过间歇之后,又有小股岩浆沿火山通道的薄弱部分突破,并再次活动,从而形成眼镜岭寄生火山。

      风炉岭为一缺裂火山锥,由全新世以来两次火山喷发形成。第一次喷发在两条断裂的交汇地带突破早期火山玄武岩覆盖,大量火山碎屑物堆积成一个主火山锥,并在锥顶形成环形火山口;第二次喷发时,大量熔岩从主火山口东北方向冲开缺口奔流而下,形成现“A”型登山道内的扇形绳状熔岩被。火山喷发出的碎屑物和熔岩向周围堆积,以及喷发结束时火山通道内熔岩的退缩、冷凝,便形成如今的火山口。

      驱车再沿海榆中线前行,达中线17公里处,即抵海拔187米的雷虎岭火山口。雷虎岭与马鞍岭以9公里之距遥遥相对。

      水文地质学专家李福告诉我们,雷虎岭地质结构上属层火山,即火山多次喷发过程中,熔岩和火山碎屑构成层状构造。

      雷虎岭目前依然保持着原生状态,高高的火山锥被灌木覆盖,有农人在火山锥上依势挖掘出梯状农田,种植的薯类植物正吐着新芽,泛着青色。

      与马鞍岭相比,雷虎岭缺少高大乔木,植被以灌木、荆棘等为主。雷虎岭山顶火山口直径大过马鞍岭2倍多,深度却较马鞍岭火山口浅。火山口内壁呈阶梯状,底部宽阔平坦,形似一天然体育场。

      再南行约6公里,车停一处巨大的圆形洼地。随行专家指明,此处即是罗京盘火山口。罗京盘火山虽海拔93米,但在视线上呈现负地形。它在火山类型上为破火山口,也被称为负火山口,是火山口在形成过程中受到破坏而形成的锅形洼地。破火山口直径通常比原来的火山口大几倍甚至几十倍,是火山口周围崩塌下陷,或因发生猛烈爆炸,以及风、水、阳光等自然力的侵蚀而成。罗京盘火山口内径约1000米,深度35米,状如一巨型足球场。火山口底部平坦,中心处突起一熔岩丘,高约8米,是后期熔岩喷发物,目前整个火山口已完全封闭。


      触摸原始火山地

      择日,我们往西部继续踏察火山遗迹。上午,车抵澄迈老城西部1公里处,此处属马袅———铺前断裂带的一段。

      断层位于澄江河床上,高近3米,宽30余米,呈明显柱状节理(破裂面)。澄江河水流经此处汇成一个较大的瀑布。

      随行专家、省地震局火山监测研究中心主任胡久常副研究员告诉我们,断层是马袅——铺前北东东向断裂的一段,1605年的琼山7.5级地震使断层北盘相对南盘垂直向下错动,并横切玄武岩河床,形成一向内弯曲的弧形瀑布,此一带为火山熔岩台地。

      由西线高速公路拐进洋浦公路几公里,一隆起地面现于右侧。随行专家说,此为蚂蟥岭,是其西北方向峨蔓、木棠等地的火山喷发时,有地下岩浆在此处上涌,将地面拱起,但因多种原因,岩浆并未喷出地面,而隆起的山岭却再没恢复原状,于是形成现在的山岭。

      蚂蟥岭与峨蔓岭组成一条直线,两岭似线段的两端。

      峨蔓岭位于儋州西80公里处,距洋浦仅十几公里,为一多重火山。岭有三峰,最高峰海拔208米,三峰横排对峙,形如笔架,又名笔架岭。

      抵峨蔓岭时发现,其中一峰漫山遍野为黑色集块岩覆盖。随行专家说,此峰为晚期火山喷发时岩浆在此处上涌形成的熔岩丘,熔岩冷却后发生脆裂成为集块岩。地质学家考证,峨蔓岭有过多期火山喷发。

      从峨蔓岭继续北行约几公里,穿过茅草和仙人掌遍布的小路,抵达一处叫做“龙门激浪”的火山遗迹。

      躲过满是尖刺的仙人掌,下行数米,来到海岸边一巨大穹隆门旁,穹门由火红中泛着黑灰色的渣状火山岩构成,门上生长着仙人掌和茅草,藤蔓植物也在间隙处铺下枝叶。

      随行专家这样诠释“龙门”:来自峨蔓岭的渣状熔岩流到此处时,冷凝成为渣块熔岩,后经海浪不断侵蚀,造成底部岩石垮塌,只留下一个穹隆形状的熔岩穹门。

      隔着“龙门”向海望去,大面积的黑色火山石散布海滩,不少岩石被青苔覆盖,泛着嫩嫩的绿色。

      又一日午后,抵临高县城东北约4公里处的百仞滩。这是一处典型的熔岩流滩,因多次火山喷发,熔岩流覆盖的厚度各不相同。较早时,文澜江沿此滩依势流淌。后建电站,江水拐道,滩上干涸,只留巨石遍谷,颜色从黑到红,从黄到灰白。

      临高县志有载,明代把此处叫“百人头滩”。滩中多奇岩乱石,千姿百态,远望像人头聚簇,故取此名。

      此滩位于文澜河下游,河水自南往北流经此滩。由于河床弯曲,水流湍急,遇到岩石的阻拦,便形成急泻而下的百仞瀑布,其浪花白如雪,涛声如宏钟。当地人说,以前这里有很多维妙维肖的怪石,如今都被人毁了,可惜石之不存!

      离开百仞滩,自临高县城往西北行约4公里,来到东英镇的高山岭。此岭呈北西-南东走向,高190米。地质资料记载,此山由火山喷发而成,基岩为玄武岩,为琼北火山区中最具代表性的熔岩锥,又称盾状火山。


      在熔岩燧道里穿行

      触摸海南火山,最深入的方式莫过于钻进火山熔岩洞穴——熔岩燧道。

      熔岩燧道是熔岩流在流动过程中,表层冷凝成壳,里面的岩流热量不易散失,保持高温继续流动。当熔岩流来源断绝时,里层岩流“脱壳”而出,留下燧道状的洞穴。

      熔岩燧道多从火山口发源,离源地越远,燧道越发狭小,直至消失。

      海南火山遗迹中,熔岩燧道是最神秘且极具火山地质特征的部分。

      琼北火熔岩燧道也是我国火山群区中分布最密集,数量最多的。据不完全统计,石山火山群地区的熔岩燧道达30多条,仅马鞍岭火山口西南面的儒洪村至美玉村一带,就有20多条熔岩燧道,它们组成熔岩洞穴群,像一个地下迷宫。

      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我们与地质学专家和地貌学专家一同走进石山火山群地区的几条火山熔岩燧道。


      仙人洞——

      沿石山镇北面荣堂村西侧一条小路,抵一塌陷处,沿陡坡不规整石块而下,约数米,眼前一洞口显现。洞内半黑,内为一顶部呈拱形的长大熔岩燧道,洞壁光滑规整,形状单一。开启手电,深入洞中,约百余米,有藻类附着岩壁,壁上熔岩流动痕迹明显。地上很多拇指粗小孔,随行专家杨火教授断定为洞顶水滴所致。

      向导、石山镇第一任镇长陈统茂告诉我们,此洞为第四纪全新世火山喷发形成,是众多熔岩洞中的一处,以其洞穴埋藏浅、规模大,洞中有石花、石床、石椅等多种奇石为特征。该熔岩洞高2—5米,宽5—10米,长达千米以上。

      卧龙洞(七十二洞)——

      穿过长长的一段草丛,抵离荣堂村最近的卧龙洞。此洞因由多段熔岩燧道组成,且洞中有洞,故又称七十二洞。

      地质专家当年探测认为,仙人洞与卧龙洞熔岩燧道始于石山火山群的玉库岭火山。其纵向形态宽狭相间,状如莲藕,表明熔岩流有局部拥塞现象。该洞长为1216米,最大宽度41米,连同无法进入的尾端部分,估计总长超过2千米。

      走进卧龙洞只20几米,天空露出,呈现一个圆形大陷坑,坑内树木盎然。再走入一个洞口,才见到据称可容万人的巨大洞厅。据陈统茂讲,抗日战争时期,附近居民为躲避日军追杀,曾逃至此洞藏身。洞内有多处坍塌,形成多个“天井”和“天窗”,大者为井,小者为窗,两“天井”之间的残余洞顶形成天然桥。

      走过径长十几米的“天井”,来到另外一厅,此厅支洞颇多,洞内支洞围绕而成的石柱粗大,其中一洞底高过主洞,形成陡坎。地貌学专家杨火教授说,此种现象是有小股熔岩流汇入,它们体积较小,其表部先行冷却凝固,熔岩向主道汇聚,从而残留“吊洞”。翻越陡坎,进入其内,见迂回曲窄、纵横交错的洞室,众人称奇不已。


      无名洞——

      同日,永兴镇西,寻找高徒洞。顺两堵石墙间步行约1公里余,来到一座规模庞大的采石场,再南行约200米,进入一农家田园,园内荔枝树正花开茂盛。向导是一位当地男青年,他十分熟悉地走到一块平地处,拨开茅草,脚下一米多宽的洞口立刻露出。他说,按杨火教授提供的方位,这应该就是高徒洞系统的一支洞。

      杨教授曾于10多年前在当地向导的指点下,探察高徒洞。他经过详细测量后,首次记录了该洞实测洞段长为1820米。他根据地形判断,此洞口不是当年他探洞时的洞口。

      从这个洞口向下十分不易,这是一个“天窗”般洞口,洞底距洞口数米高。没有任何可抓之物,流水冲下的红土呈80度斜坡与洞底相接。

      顺粘滑的红土坡跳入洞中,黑暗立刻主宰了世界。十几只电筒同时打开,勉强可以辨别方面。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穴,洞高约4米许,大厅如一个中型影院,前后左右都有分支洞穴。

      顺正前方支洞前行,地面干爽,可见同心圆波纹。杨教授解释为洞顶岩块崩落而溅起岩浆的痕迹。行约百米,洞顶渐矮,人不得不躬身而行。再前进数十米,人必须蹲行,手脚并用再挪数十米,洞开始阔朗。

      伸直腰环顾,手电光所及处,景色绮丽,纵向的边槽、岩阶、绳状流纹等熔岩流动的痕迹清析可辨,绳状流纹横跨洞底,呈弧形,弧顶指向熔岩的流向。除了没有“天井”、“天窗”,这里比仙人洞和卧龙洞景观都更为突出。残留在洞顶的熔岩最后凝结而成熔岩钟乳,质感尤其新鲜,仿佛刚刚凝结的一般,伸手触摸,才发现硬如坚石。

      再行百余米,一路有树木的根须自洞顶壁垂下,不平的地面上有状如芝麻的白色小虫游走,一碰,蹦起很高。

      众人立即折返。至洞口,又拐入另一支洞。黑暗如旧,却高宽许多。数以千计的蝙蝠倒挂于洞顶或洞壁,一片森然。

      65岁的杨火教授肯定地说,这个绝对不是当年他考察过的那个高徒洞,但根据地貌和方向判断,此洞可能与高徒洞相通。这位仅在海南就探过20多个洞的专家欣喜若狂,因为大家又发现了一个没有过记载的火山隧道。


      审美火山

      海南的火山,因其特点十分突出,而具有巨大的地质审美价值。

      独具特色之美

      琼北火山,属裂谷带火山,也是我国少有的海岛型火山,因其邻近热带地区的独特区位优势,作为火山群景观,在我国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而其中的海口石山火山群还是我国唯一与省会零距离的城市火山。

      在石山火山群约108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分布有40座不同类型的火山,火山种类之齐全,分布之密集实属国内外罕见,而每一座火山山体皆不大,具有很好的整体观赏性。

      海口石山火山群按物质组成和形态综合划分,有熔岩锥、混合锥、碎屑锥、多重火山锥、低平火山口和破火山口等六种类型。

      马鞍岭,为多重火山,由4个火山锥组成,像一个大家庭,又好似一对夫妻带着一双儿女,因为完整而极具优美性。

      雷虎岭,为混合锥,又名层火山,由火山碎屑岩、玄武质熔岩和凝灰岩组成,因形似虎蹲而得名。火山口环壁呈阶梯状,底部宽广平坦,似希腊露天古剧场。

      昌道岭,为碎屑锥,火山口深度达80米,底部灌木茂盛,在石山火山群中最显神秘壮观。

      永茂岭,是石山火山群中唯一的熔岩锥,因山形平缓如盾,又名盾火山。永茂岭山顶无火山口,却有一块上千平方米的熔岩被平地,现已成为当地人每年举办“军坡节”祭祀活动的场所。

      双池岭,是国内外少见的连体玛珥(玛珥在拉丁文里是“海”的意思)火山,又称低平火山口。雨季来临时,双池岭两火山口会积水成潭,潭水映山色,景致迷人。

      罗京盘,为国内少见的破火山口,因锥体不明显,又名负火山口。罗京盘形似看方向用的罗盘,直径达1000米,底部为放射状农田,边坡为梯田,整体酷似一大型跑马场。


      生命形态之美

      火山,同地震一起,使地壳发生着弯曲和破裂,把地球的面貌揉捏得高低不平,拼摆出峥嵘的高山和幽深的峡谷。它是自然界中最奇妙的景观之一,是地球热能向外散发的一种方式。因其具有了喷发的过程或潜质,从而具有了生命。

      有了生命,火山即有了诞生、成长和消亡的生命历程。

      专家考证,海口石山火山群属休眠期火山,是具有生命力的火山群。地质探测认定,海南的火山活动始于新生代的第三纪古新世(6500万年前),当时其活动范围小,强度弱;到了始新世(5300万年前)和渐新世(3700万年前),火山活动不断增强;晚第三纪末第四纪初(500万年前),火山活动强烈;更新世时(180万年前),火山活动达到鼎盛时期,喷发频率高,次数多,分布范围广;而到了全新世(1万年前),火山活动明显减弱,活动范围也逐渐缩小。

      在海口市的中心地带,至今仍保存有早期喷发的火山口之一—金牛岭火山。这是一个典型的死亡了的火山,因喷发地质年代十分久远,这里的火山口已被大自然夷为平地,就连火山岩也已经风化成土,除了植物、动物和散落在各处鲜见的火山石,人们已很难寻到火山的痕迹。

      自然资源之美

      火山最厉害的武器是它喷出的碎屑物质和熔岩。那些大一点的石块从空中落下时,会破坏庄稼,会毁屋伤人;而熔岩经过的地方,万物俱焚;火山喷出的碎屑物质或熔岩,还能堵塞河道,使河水泛滥成灾;火山爆发时引起的地震和海啸,也会造成很大灾害。

      但随着地球科学的研究深入,人们渐渐了解了火山,也喜爱了火山,并逐步掌握了预防火山灾害,恰当地利用火山资源的方式方法。

      火山喷出的火山灰是天然的肥料。落过火山灰的地方,土地变得肥沃。而熔岩风化后发育的土壤,蕴含丰富的矿物质,对促进果树、花卉、牧草和农作物等生长十分有益。

      海南火山分布最密集的石山地区,是盛产荔枝、龙眼、菠萝蜜、番石榴、杨桃、木瓜和黄皮等热带水果的最佳地。

      在琼北火山地区生长的植物种类因火山而异常丰富,达1000多种。其科研价值仅次于我省几大国家级森林自然保护区。

      火山活动使琼北地区干旱缺水,但它是工程性缺水而非资源性缺水。石山火山群地区,是海南省会海口地下水的重要补给区,地表水经含有丰富矿物质的多气孔火山岩的过滤、净化、矿化,渗入地下蕴藏为丰富优质的矿泉水。

      而火山最大、最多的产物熔岩,冷却后早已成为人们生活的重要元素。人类有史以来,石器是最古老却一直延续至今的生产生活工具,石器文化也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古老的文化。如今,火山石又充当了最重要的建筑材料的使命。

      琼北,因为火山的存在而使石器文化得以巨大发挥。专家考证,琼北火山区民众,自古以来就懂得充分利用火山石资源,不仅如此,这一地区是把石头工具使用得最完美最好的所在,没有哪个地区把石具用得如此充分和精彩。


      火山人文之美

      火山爆发的破坏力不难想像,按说人们应该远远离开那些可能爆发的火山才是。然而从古至今,越是离火山最近的地方,越是人口稠密处。

      意大利的维苏威火山在公元前有过多次喷发,但人们在每次爆发后重返故地,并在火山下修建城市。公元1979年,维苏威火山再次发生大爆发,夺去了大量生命,损毁了大量财物,之后,这座火山每隔数年便要爆发一次。然而习惯了与火山相伴的当地人依旧居住在那里,不愿远离。

      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韩国的济州岛,以及与海南岛同一纬度的美国夏威夷,皆是名副其实的火山岛,但又无一不是世界著名的吸引大批游人的旅游胜地。

      琼北火山口群地区石多、土少、水缺,按说也是不利于人类生存的地方。但从掩藏在树林中的许多古村落来看,从古至今,人们都坚强地栖息在这片土地上。这里还是海南最早官郡所在地,历代许多贬官都愿在此居住。

      人们择居在这里,形成了独特的语言、习俗、经济形态,创造了极具地方特色的民居、土特产、民间工艺和文化艺术,成了名副其实的火山人。

      火山人具有一种顽强的石头精神,他们坚韧不拔,不屈不挠,给后人留下了最宝贵的遗产——火山人文之美。

    责任编辑:月满
    上一篇:
    下一篇:【火山村话】火山村话说明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 电邮:master@hnhsq.com hnywjt@vip.sina.com
    电话:0898-65469666(办公室) 65469668(团队窗口) 65468989(办公室) 传真:0898-65469555
    版权所有:海南椰湾集团 琼ICP备07000726号 技术支持:南海网